回家的路
                2019年09月15日 来源:第一汽车集团报

                董力华

                  小时候,我的家在大山深处,是全国贫困县里的一个贫困小村落。山村很美,可以听得见溪水潺潺、蛙叫蝉鸣,虽然这些令人心驰神往,但有一些不美的记忆却很清晰。

                  上小学的时候,从我家到学校的路不是很长,也就二里左右,却让我耿耿于怀,因为这条羊肠小道不仅窄而且还在河沟里,一到雨天都是泥巴,放学回家时,为了不让鞋子沾满泥水只好光脚走,脚被扎伤也是常事,那时候总想着,有一天我要走出大山,再也不走这泥巴路了。

                  上了初中,家离学校更远了,有十里路程,这十里地有泥巴路、山路、还有一个5米多宽的河,那时候只有骑自行车上学放学了。起初,还很新鲜。日子久了,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冬天,我恨透了这条路,恨透了上下学,尤其是那个河上的小独木桥,冬天桥上还常常结了一层薄冰,又窄又滑。记得有一次初冬晚上放学回家,骑到这里时,我推车在小桥上走,由于着急一不留神脚下一滑,连人带车一起掉到只结了一层薄冰的河里,棉裤湿透了。那时候总想着,有一天要是有一座宽阔的桥该有多好。

                  高中的时候,学校在县城里,离家一百多里路,那时候我开始住校,每到节假日、寒暑假是我最烦恼的时候,因为不仅坐大客车回家要花钱,而且要经过两个小时的颠簸后,大客车最终也只能到我们的镇子里,从镇里到家,我还要徒步走1个多小时,要经过沟沟坎坎的土路和那条窄窄的小桥,如果有幸遇到回村的大马车就会把我乐开了花,那时候总想着,什么时候回家的大客车能通到村里该有多好。

                  上了大学,我考上了省城的一所211学校,离家六百多里路。每次回家,天还没有亮我就要到火车站赶车,每天只有一趟早车到我们的县城,那时候还是绿皮火车,人还特别多,买不到座位时,要站着经过近10个小时的“哐嘁”“哐嘁”才能回到县城,然后坐大客车到镇上,从镇上还要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家。那时候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开车回家该有多好呀。

                  如今,我自己的小汽车已经换了5辆,从微型小面包、自主的到合资的小轿车、直到现在开上高端的SUV。回家时一直走高速,下了高速就是直接到家门口的村村通柏油路,小桥也变成了能够通过各种车辆的宽阔的大桥了,还有直达县城的高铁,快捷安全还不累。在祖国70岁生日的时候,我真想大声对您说,感谢您,让我喜欢上了回家的路!

                【责任编辑:报编】

                copyright 1997-2019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三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