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安放我们的青春
                2019年09月15日 来源:第一汽车集团报

                作者:王立忠

                  弟弟比我小八岁,一直是家里的乖孩子,我练摊儿的时候他在上学,我无头苍蝇似的当胡同窜子的时候他在上学,我进了工厂上班他还在上学,直到我娶了媳妇,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了,他大学毕业了。他学的化学教育,在市里的一所排名中等偏上的高中通知他报到上班时,他竟然跑去了上海,说啥也不回来报到,说是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主要是他们的老总满口流利的英语,和外国人飚俗言俚语,能让外国人怀疑人生。他说,这让他觉得他离外面的世界近在咫尺。他说喝红酒吃西餐只有在法国才浪漫,喝啤酒吃酸黄瓜只有在德国才真的乐在其中。

                  说实话,他的口若悬河,鼓舞了我原本也不安分的心。从内心深处讲,我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活,每天面对流水线,深感我的日子漫无边际,我甚至开始讨厌家庭的责任和束缚。那个时候,儿子身体不太好,妻子不得已离职在家做了全职家庭主妇,我所在的单位刚刚加入一汽,微薄的薪水只够一家三口糊口。苦闷的日子,让人总有一丝丝绝望。我想像弟弟一样,可是好像这个世界都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记不起那是全国经商的热潮,第几次从南方吹到东北,只记得当年的下岗职工,很多都开始穿金戴银,挤公交都要穿几万块的小貂,私家车越来越多地出没在大街小巷。而弟弟,已经开始周游世界,时不时地回家像省亲一样,意气风发地展示德国、美国、英国、奥地利、瑞典等等国家的风土人情,弟弟甚至开始谋划移民了,一脸的骄傲,等着我们露出艳羡的表情。

                  在我的不断怂恿下,老婆狠下心,把上小学的孩子甩给托管班,开始没黑没白地做起了药品生意,也许是运气好一直做得顺风顺水。不久,为了生意家里攒了一台电脑,互联网一下子把全世界拉到了面前。我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网虫,除了上班和必要的休息,每天都泡在网上。而随着国家飞速发展,一汽的卧薪尝胆终于进入了收获的季节,家庭收入一下子水涨船高。有钱了,却不知道该干嘛了。原来那么强烈想出去看看的想法突然淡了,因为网络,也因为弟弟。

                  在东北人不知道第几次南下的浪潮中,我最亲爱的弟弟出人意料地逆流回到了长春,投资开了自己的公司。他下飞机和我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吃烧烤吃炖菜,苍蝇馆子最好。弟弟跟我说:“哥,其实我到现在才明白,很多人走出去,就是为了更好地回来!”半斤小烧下肚,弟弟和我抢着说话,说大使馆被炸、说银河号事件,说也门撤侨,说印尼暴乱,说韩国申遗……

                  也就是那一次,外面的世界对我失去了吸引力。

                【责任编辑:报编】

                copyright 1997-2019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三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