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红旗”我的车
                2019年09月15日 来源:第一汽车集团报

                作者:王喜平

                  “乘东风,展红旗,造出高级轿车去见毛主席”,这是1958年一汽人造车的意志和决心,并成为“家风”“佳话”传承下来。

                  从农村抽调回城就被分配到了一汽的轿车分厂,这就注定了我的人生要和红旗轿车有缘。

                  1971年10月入厂时,我被分配到油漆车间当工人。最难忘的是1973年9月,北京下达了“政治任务”,为迎接法国蓬皮杜总统访华,要赶制一辆红旗敞篷检阅车。这样喷漆的任务交给了我们班组。我作为班长,带领二十几人投入了战斗,夜以继日连续奋战,三天三夜没出厂房,吃在工位、睡在车间的长条椅上。

                  后来我们在看电影加演《新闻简报》时,看见周总理陪同蓬皮杜总统乘着检阅车行驶在天安门广场时,那高兴劲儿甭提了,因为这是我们亲手制造的红旗检阅车。我至今还收藏一辆CA770红旗轿车的模型,它见证了我和红旗轿车的缘份。

                  在我离开轿车分厂17年后,一个机缘又让我和红旗轿车走到了一起。那是1997年国庆前夕,我奉命离开现职,到贵州省促销红旗轿车。

                  为了不辱使命,也为了一份责任担当,我抵达贵阳后立即跑市场,访用户,“勇闯”贵州省委、省政府,不厌其烦地介绍红旗轿车的性价比,甚至开着红旗车走进机关车队,让司机们试乘、试驾。

                  经过细致的工作,终于感动了“上帝”。翌年春,贵州省委副秘书长张传瑞给我打电话表示,他们决定一次性购买20辆红旗轿车。总经理耿昭杰得知,还亲赴贵阳参加20辆红旗轿车的交接仪式,给我们加油、鼓劲。红旗轿车销售在贵州省实现零的突破。1998年底,我荣获了集团公司立大功奖励。

                  1999年初,我在西安参加了全国企业电视台台长会议后,听说陕西渭南一位红旗轿车用户在山路行驶中不慎跌下了十几米的山崖,结果人和车都平安无事。

                  做过记者的我立即觉得这是一条好新闻,就请一汽贸易公司陕西公司请来了那位用户。提起当时的意外,当事人仍然心有余悸,但又觉得十分万幸,他说:“要不是红旗车,我们几个早就没命了。”

                  为此,我写了一篇《“红旗”跃下悬崖,人车安然无恙》的报道,登在了《第一汽集团报》的头版上。这时,我已不是报社的记者,也没有谁给我下达采访任务,但我是一汽人,我的“红旗”我的车,我有责任把我们的民族品牌宣传出去。

                  如今,红旗轿车又被赋予新的内涵。恰逢祖国70华诞,红旗轿车问世61周年,在这双喜临门的日子,怎不叫人怦然心动!“祖国”,我向你致敬!“红旗”,你让我自豪!

                【责任编辑:报编】

                copyright 1997-2019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三游戏下载